魔兽世界兽人
自定內容
歡迎光臨六安市嘉禾糧食機械有限公 六安市嘉禾糧食機械有限公司 網址: www.2608271.com
全站搜索
圖片
價格走低 全球糧食安全隱憂猶存
作者:管理員    發布于:2017-01-19 10:21:39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2016年世界谷物產量估值提高至25.32億噸,由于全球谷物供應不斷增加,國際糧價已經跌至2010年以來最低點。
2014年世界谷物產量估值提高至25.32億噸,由于全球谷物供應不斷增加,國際糧價已經跌至2010年以來最低點。

聯合國糧食與農業組織(糧農組織)2月5日發布的《谷物供求簡報》,將2014年世界谷物產量估值提高至25.32億噸,較2013年增長700萬噸,這是糧食產量估值連續第二年刷新歷史紀錄。由于全球谷物供應不斷增加,國際糧價已經跌至2010年以來的最低點。

理論上講,世界糧食整體供大于求,由此帶來糧價走低,將對糧食進口國形成利好,有助于保障世界糧食安全。但考慮到美元走強、缺糧國的財力限制以及地區不平衡等因素,糧價下跌不能簡單等同于糧食安全,特別要防范糧價走低可能導致的未來糧農減產的風險。

國際糧價從2014年初一路下滑

國際谷物理事會近日上調對2014年全球玉米產量的預測。美國農業部的統計也顯示,2014年全球小麥收成創下歷史紀錄,全球大米產量接近前年的紀錄。與此同時,巴西和尼日利亞等國從美國購買小麥的需求正在減少,為近20年來最弱。受此影響,國際糧價從2014年初開始一路下滑。

2014年糧農組織食品價格指數平均為202.1點,較2013年下降3.7%,較2011年的峰值降低近28點,其中僅谷物價格指數就較2013年大跌了12.5%。進入2015年,這一態勢仍在繼續。在美國,小麥期貨遭遇40年來最差開局,芝加哥的大米期貨價格則觸及每百磅10.525美元,為2010年8月以來最低點,可可價格也跌至一年來最低點,紐約的期貨進入熊市。

有分析指出,在2007—2008年糧食價格飆升引發糧食危機后,隨著近幾年生產投入的加大和生產效率的提高,世界糧食整體已經出現供大于求的趨勢。從理論上來講,國際糧價下跌在一定程度上為糧食進口國帶來利好,將有助于保障世界糧食安全。但考慮到目前美元持續走強、地區發展不平衡等現實因素,世界糧食安全形勢并不能過分樂觀。

糧農組織高級谷物經濟學家阿布多爾萊薩·阿巴希安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,通過觀察世界饑餓人口總數就不難發現,不管是在近年國際糧價達到峰值時,還是在過去始終徘徊于低谷時,世界饑餓人口的總數并沒有出現大幅波動。

糧食安全問題已經超越農業范疇

根據糧農組織的統計,歐盟、美國和中國的玉米庫存仍在增加,歐盟、中國、印度和俄羅斯小麥庫存也不斷增加,印度、印度尼西亞和泰國的大米庫存也處于最高水平。不過,與此形成強烈反差,目前世界上至少還有38個國家仍處于缺糧的境地,其中非洲國家有29個。贊比亞、塞內加爾、幾內亞比紹和中非等國,目前的糧食供給存在嚴重危機。

可以說,國際糧價持續下跌,但非洲的糧食安全形勢并未好轉,而糧價走低,從供求關系的角度來看,未來還可能打壓糧食生產,造成糧食產量下滑。

造成這種反差的原因是什么呢?阿巴希安分析說,其實世界糧食產量的增加更多意味著食品加工的原材料更加充足,而食品的最終價格不僅體現在原材料價格一個方面,與加工、運輸、銷售等環節的成本相比,糧食成本價格對消費者的影響就沒那么顯著,“比如小麥價格在國際糧食市場中下跌10%,市場上面包價格的降低幅度可能連1%都達不到”。

由于國際糧食市場主要以美元計價,因此“美元近兩年不斷走強,也是拉低國際糧價的因素之一”,阿巴希安表示,對很多國家來說,雖然國際糧價在走低,但兌換成本國貨幣,糧食進口成本依舊高昂。而且,對很多財力孱弱的國家而言,即使國際糧食價格跌到1美元/噸,饑餓還是無法解決的難題,這正是很多欠發達國家面臨的現實問題,“其實從這個角度來看,世界糧食安全問題已經超越了農業范疇,還必須考慮各國不同的宏觀經濟狀況。”

另一方面,國際糧價持續走低,客觀上削弱了非洲國家糧食生產在國際市場上的競爭力,“導致非洲糧食生產在市場上賺不到錢,糧食生產轉而受到抑制”。阿巴希安認為,非洲國家的糧食生產還面臨諸如氣象、疾病和戰爭等因素的制約,“這也使得只有少數非洲國家具備擴大生產的條件,而國際糧價走低使非洲國家積極性受挫,從長期來看,不利于這些國家糧食自力更生。”

警惕市場供大于求可能帶來的風險

專家指出,當前全球經濟面臨著通貨緊縮的風險,消費者更傾向于緊捂錢包,這可能會對未來世界糧食生產帶來負面影響。隨之可能出現的是,農業生產者會因為賺不到錢而減產,同時政府也可能因為庫存過剩導致倉儲成本上升,進而主動對農業生產規模加以控制。如果出現這種情況,中小企業和個體生產者將因此遭受致命打擊。

“國際糧價下跌將使大型農企處于有利位置。”阿巴希安表示,利潤下滑將使中小企業和個體生產者難以為繼,大企業則會依靠雄厚資金而趁此機會占領更多市場份額,導致糧食供應渠道收窄。

“政府必須扮演更為重要的角色,”阿巴希安認為,政策制定者必須認清眼前的現實,“目前的國際糧價只是相對較低,只是在極高的位置下滑了一些”。糧農組織食品價格指數清楚地顯示出,雖然經歷了連續3年的下滑,但目前該指數仍是2003年的兩倍有余,“相較于國際糧價的走勢,如何保持生產渠道的多樣性,進而保證糧食市場穩定運行,才是政府為保證糧食安全需要關注的首要問題”。
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2016-2020 六安市嘉禾糧食機械有限公司官方網站
安徽糧食機械|安徽嘉禾糧食機械|安徽糧食機械|安徽糧食機械|安徽嘉禾糧食機械|安徽糧食機械
魔兽世界兽人 拉萨按摩技术 6合必中app苹果版 竞彩2串1稳单大神 全球鹰娱乐 彩票平台娱乐彩票 时时彩计划员 玩快三大小单双稳赚技巧 西宁按摩qq群 北京赛车pk10直播删除删除 报数21的游戏规则 重庆时时彩高手论坛 双色球复式投注表奖金 彩6下载 优酷韩国美女主播视频